Know Your Land Of Secrets

lo主是一支笛
名字刻在kylos的风车上

ENTP & 绝对中立
爱吃刀的乐观主义者

中古民谣重度沉迷
突破一切界限建立关联
在非现实的边缘奇谈怪论

*头像是Loreena McKennitt
背景是Cecile Corbel

码一个原创的女性人设

不告诉你是为了给我女神捏个cp,不然我在原作里都看不见她谈恋爱。


预警:

自己脑的架空奇幻世界观,不负责任胡编乱造;

关于骑士和骑士团什么的纯属胡诌,一点没有考据千万别被我误导了(我只看过一点《十字军骑士》这个波兰的历史小说还有点《堂吉诃德》什么的……啃历史的漫漫长路路一步还没迈呢。顺便最近在看《西欧戏剧史》有没有人约啊);

会掺杂一部分日系奇幻RPG风(谁让我最开始是想给来自日式RPG的女神捏CP呢)。


人设:

Fiona来自大陆西方的格兰德高地。在这个国家其它地区的人们看来,那是片有些蛮荒却又神秘到令人神往的地方。那里高大的骑士们一头火红的卷发,从不使用魔法,却能用长矛和剑在战场上杀出一条血路。同样吸引人的是那些看起来坦诚质朴的人们脑海中近乎狂野的想象力。在那里传来的悲壮歌声中,人们听到巨龙、英雄、掠夺和抗争。于是种种流言在大陆上不胫而走,大家都说西部的民族或许有些远古龙族的血脉。

没人否认他们是全国境内最优秀的战士。可他们深居简出,很少和王都的魔法贵族们通婚,也不太爱去最繁华的法格特港买卖那些稀奇的兽牙魔骨。在大部分时候,他们倔强地守着自己的封地,一生不愿离开高原上的巨石和狂烈的风。

Fiona的父亲曾是她故乡城镇上最优秀的骑士。在这风平浪静的和平年代,他承担着卫队长的职责,保护着所有人不受高地上随时出没的狂野怪物的侵袭。这位英勇的父亲一直想要一个健康的儿子来继承自己的技艺,却不太幸运地一直只有一个女儿。她出生那年,他喝着祝酒却忍不住叹口气,把给儿子准备的代表正义的Fion加个后缀,换成Fiona。

Fiona和父亲一样身材高挑,一头红色卷发和蓝绿的眼珠。生来就不爱洗衣煮饭,纺织出的布匹也一团糟;但偏偏每次都盯着男孩们的武斗训练移不开视线。父亲看着痴迷战斗的女儿感到有些奇怪,但抑制不住内心的疼爱。于是在板着脸训斥她好好做家务后又不免拿起武器教她几手,并且次次都会被Fiona的坚毅勇敢打动,看着那个不及长枪高的女孩儿感叹,真不愧是我们家族的孩子。

可惜,Fiona的父亲最终在一次抵御凶暴魔兽的袭击中去世,母亲和不少族人亦在灾难中受害。十六岁的Fiona满眼是泪,却穿上不合身的铠甲拿过父亲沾血的长枪扬言要报仇——自然得到了全镇人的反对。在这片高地上一直有女武士先祖的软弱致使族人受难的传说,因此他们相信战场上只要有女人就会带来灾祸和不祥。Fiona被锁在屋内,独自痛苦徘徊许久。最后她明白自己永远不可能在故乡成为名正言顺的骑士亦不可能告慰父母,便离开了高地独自前往平原正中央的王都。

王都富丽辉煌,亦戒备森严。不同于西部高地,在这个国家的大部分地域,掌控权力的贵族都是魔法世家。魔力是他们与生俱来的天赋,亦是统治人民的绝对力量。而普通人若想荣华富贵出人头地,唯一的办法便是磨炼武艺加入骑士团并宣誓以生命为贵族们效忠。Fiona剪短头发,化作那个父亲一直渴望的Fion,很快就因为一副传说中英勇的西部人相貌和出色的体术在一众少年人中脱颖而出通过预备骑士筛选。

但王都的生活并没让她满意。这里的贵族女孩儿们比她故乡的朋友还要娇弱,终日只知道肤浅地穿梭在宴会和舞场之中。以及,离开朴实纯粹的高原后,在王都她第一次见到了下层人民真正的赤贫和绝望。而她身边本应扶危济困的预备骑士们却几乎没有同情之心,不是在想着权力就是对贵族女孩们的身材脸蛋大加评议。

Fiona用每日的刻苦训练来掩饰自己的孤独。而她的实力有目共睹。

二十岁的Fiona撞上了机会,在一场庆祝皇室大婚的比武赛上一举夺得头筹。这将让她赢得被魔法贵族们授予魔力符印的资格,成为真正的骑士;还可以像其他浪漫的故事里讲的那样,获取“倾慕的贵族小姐”的芳心。而她自己搞砸了这一切——她以为实力足以让自己公开身份,但却在摘下头盔的那一刻又获得了男人们的怒斥和女士们的哂笑。

她一直渴望的正统之名不可能再获得,但女骑士Fiona之名却突然传遍四海。醒悟之后,她决定不再依靠贵族们的力量。她踏上旅程,凭借着民间商业的逐步繁荣承接私人委托生活,并一路依着自己的原则践行骑士的道德与正义。渐渐地,她有了追随者。有的是觉得比武好酷有着战斗梦想的女孩儿,也有生活贫苦走投无路被她救助收留的人。

Fiona身边有了这片大陆上第一个女骑士团。

她对待她们有些严苛,总是用高标准去要求这些少女们。高强度的训练经常让女孩儿们叫苦不迭,可她们仍然爱她。Fiona或许不表达,可她最担心她们。交涉时她站在最前,撤退时她走在最后;那个爱八卦的活泼女孩笑嘻嘻地说起来曾经撞见Fiona试图给一个最小的孩子缝补被魔物抓破的衣服——可惜,她一看就没有做针线活的天赋。

最让Fiona担心的却还是贵族们的问题。各地的市民欢迎她们,却没有一个家族认可这些“离经叛道的女人”。她们得不到册封的魔力符印,因而缺少一层正统骑士都会有的保护,更容易在战斗中受伤。

后来,Fiona听说南方有一家新成立的学院正在探索能让凡人使用魔法的新技术,于是带领骑士团成员们启程南下,来到号称“自由之城”的法格特港。


Fiona与Mishera:

王都骑士团里没有哪个骑士这么草率地听了几句话就决定自己倾慕的贵族小姐是谁,如果有那就只有Fiona。不错,古代传说中的英雄们经常宣誓为自己的心上人而战,可在Fiona看来,面前这群只想评比谁最美貌的年轻人简直是把传统当闹剧。她默不作声地任由他们吹嘘Alicia的金发或者Rosalia红润的面庞,不想违背自己的意愿虚假地吹捧这些娇弱花朵中的任何一支——不过当这群人话锋一转,开始用夸张的语气评议起SLINGER家最小的女儿的时候,Fiona突然正义感满满地制止了这种不敬的流言蜚语。

——“她是我准备守护的人,你们谁再议论就过来和我对决。”

那些见习骑士觉得Fiona古怪又好笑,但看了一眼她手中的长枪便安静下来。

可话说回来,Fiona也并不了解这位名为Mishera的小姐究竟是谁。她只听到一些耸人听闻的奇谈怪论。他们说如果生了个失明却又在魔法上天赋异禀的孩子是SLINGER家男主人挥霍无度受报应的证明,那这个孩子又说自己不感兴趣魔法带来的权力,只爱魔法本身,就更是大逆不道了——所以这就是王都:这里连空气都是静止的,而任何和对同流合污的拒绝都将面临无端的自发审判。Fiona听到这句话时一边发出这样的感慨,一边有些想见这位与众不同的小姐。她默默计算着,心想或许她们差不多大。

Fiona曾经有一次机会,那便是赢得斗技冠军时公开宣布她的姓名。可他们告诉Fiona,SLINGER家最小的女儿已经留下一封魔法书信离开了这个高贵的家庭。而其去向无人能知,有言论指向北部雪原中的修道院,又有说她去了密林中和黑暗女巫们为伍。

于是时光就这样过去。眨眼间二十七岁的Fiona和她的女骑士们一同来到法格特港新成立学院。她为魔力符印的事情和顽固的校长争执不下,在过程中误打误撞碰开了其他魔导士实验室的大门。

Fiona不失风度地道歉行礼,却在听到女研究者名讳的时候几乎呆立原地。十年的时光回溯于此,那些王都豪华的府邸和未解的谜。

她万没想到在此,在海风萦绕的自由之城。她和这个谜底初见——或者说,她们再次相逢。


评论(8)
热度(27)
© KYL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