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ow Your Land Of Secrets.

乐观主义的脑洞星人
ENTP 自保/一对一7w8 绝对中立

沉迷中古民谣无法自拔
好奇心比猫强 每日奇谈怪论
特长是胡思乱想 特短是产粮
原创堆在这里 同人走子博@凯洛斯风笛

男神安灼拉 女神麦雪拉
在圣德尼街种玫瑰
名字刻在卡伊洛斯的风车上

Cecile Corbel  Entendez-vous MV的自截自调GIF。B站av5146251。

是真的太美了——色彩斑斓的面纱,沉入水中的人偶,沾满金粉的手掌,旷野上的红衣。


——“这是一段历史,从一个梦境中逃离;一个单纯的谎言,又或是一段现实。”

——“他们听天上传来这首歌,就像一首交响乐。是始终关闭的吗?朝着天堂的那道大门。”



在LOFTER上写东西的感觉就是,我把生活这张写满字的纸撕成十份,然后塞其中一片进漂流瓶,扔到海里。

永眠

*试一个常见梗


十年。法格特的魔晶石又发现了新的品种。在它镶嵌后,能防护原有护盾两倍的魔力攻击,比我曾经给你们附魔的能力超出很多。最先受到恩惠的当然晶石研究所新来的骑士们。他们将附魔后的圆盾擦得发亮,可盾上并不是之前熟悉的蔷薇勋章。


三十一年。素来干旱的格兰德高地上难得地下雪了。富有经验的老人认为这是欠收的凶兆,可孩子们不管,一个个地团着雪球互相打闹直到双手也冻成头发一样的橘红。

格兰德不常下雪,温暖的法格特也一样。而在阴暗潮湿的王都,四季天气都被专门的天仪师按照历法严格掌控。冰雪的魔法是非正统的学派,只能潜伏在暗处不被人提起。因此,身边这幅场景让我想起的唯一地方便是终末之川。那...

西幻向 | 三十件线索物品

复健找感觉写的三十题,写了三十个有意思的小物品。觉得要是脑洞大起来了每件物品都可以成为线索展开一个故事哈~

可能有点偏童话风了。


01. 能映出来者内心欲望的魔镜

02. 封印着每个人最深秘密的水晶

03. 传说中一同刻上名字便不会分离的爱之礁石

04. 藏着密道的刺绣挂毯

05. 有隐蔽夹层的精美首饰盒

06. 能呼唤鱼儿的海螺号角

07. 妖精们恶作剧用的染发色素*

08. 使人瞬间看穿宝石品质的鉴定眼镜

09. 只用画上一笔便会造出真正道路的神奇地图

10. 给所...

也许“礼貌”不属于情感深沉的人,而来自于距离分明的人。因为从未把自己他人视为紧密的联合,而是总有条清楚的界限。所以每次受到恩惠时,都不视为是对方的理所应当。

Journey Into Space Terry Oldfield

记一次为期几天的杭州与宁波之行+GRE考试。

风景很美,考试结果也还算正常。几天的时间里我没有空闲去开开脑洞放空自己,连轴转地思考着考试、开学、未来规划等一系列现实问题。我的头脑被如何背单词、怎么找到一个导师带我科研、如何再瘦一点漂亮一点以及怎么才能申请到排名考前的美国研究生塞的一点缝隙都没有。

后果就是在剁手买了几件化妆护肤品之后我感到无比的空虚,还差点在回学校的火车上把刚刚吃的美味全吐出来。

从此我明白,我永远不可能像九型人格里的典型七号一样仅仅通过纯粹的物质生活获得满足。我承认,少看些无用之书,少想些有的没的能让我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学习、工作、理财挣钱这种正事上来,让经济利益最大化。但代价是我会焦虑和空虚,我无法安定下来,找不到任何角落休息。我被剥夺了想象,让人神往的旋律从耳机里流过去,然后引发不了任何新鲜的想法;风景在我眼前晃,它们只是风景了,而不像之前一样是被我丰富的联想加上音乐配上文辞的活电影。我开始渴望看书,开始怀念我编造出来的那些故事,甚至觉得来些感兴趣的话题资料让我分析分析也好。

我终于了解了自己。物质丰裕能让我愉悦,但却提供不了真正的满足。我也没有道理为了更丰富的物质牺牲掉我的想象,把自己变成平庸无趣没有创造力的一员——那是我的精神国度,在那些无边无际的想法中,我得以自由。

最后,感谢这首安宁的歌让我恢复——

shadow dancer will you walk with me tonight
今夜影子舞者将与我同行
while my body lies so peaceful
当我将身体静躺
we could walk a million miles before the day breaks
在破晓前,我们将穿越百万英里
while the world is deeply sleeping
当全世界正在沉睡

shadow dancer will you walk with me tonight
今夜影子舞者将与我同行
in a dream we will awaken
我们将在梦中苏醒
we could walk a million miles before the day breaks
在破晓前,我们将穿越百万英里
while the world is deeply sleeping
当全世界正在沉睡

影子舞者啊,我鲜活的想象,我琐碎却真实的灵感和我跳跃的生命力之源。
切勿离我而去,今夜请与我同行。

一张搬运自果壳的图。
码一下并表示萌新瑟瑟发抖……

授权转载 | MBTI与霍格沃茨四大学院的关联性

Lo主最近刚补了一部分HP,身为一只ENTP成功被测试分进拉文克劳x。这时想起来之前看过MBTI与学院关联的图表,于是,搬过来大家一起看嘛。


授权转载,分析来自于知乎专栏MBTI Database,作者麦扣瑞恩普里查德。原始数据来自tumblr用户eilamona

霍格沃茨四大学院出自《哈利波特》系列。以价值观念、所作决定的动机为划分标准分为四种类型。

Gryffindor——格兰芬多

Hufflepuff——赫奇帕奇

Ravenclaw——拉文克劳

Slytherin——斯莱特林


关于学院的描述材料

HP学院归属的测试连接(英文)


倾向与关联:

  • Ti...

或许对角色的喜爱程度和愿意投入的心血是成正比的。对真正喜欢的人,有一百种方法搜索资料、一千种假设使她多样、一万次努力使她完整。

可能我所有的OOC都是热爱不够。

还有,我站在一人圈。它的弊端就是收不到其他同好的反馈。我分析中的人是否贴合原著?他人眼中的角色又是什么样?最后,我喜欢的是角色本人,还是我附加的一系列意义,“一个被二次创造出的幻影”?我无从得知,只能沿着自己的想法一条路走下去。这种时候我觉得自己才是那个看不见的人。

书摘 | 凯尔特童话

《凯尔特童话》是英国人类学者约瑟夫·雅各布斯通过收集、翻译整理和重新加工编写成的童话故事集。作者同样也编有更有名的《英国童话》。但评论者们认为,《凯尔特童话》在风格上更加华丽。或许这是归功于他们丰富生动的想象。作者在序言中也坦言,“去年,在为孩子们编纂《英国童话故事》时,我面临的困惑是如何收集童话故事。这回,在给他们选英伦三岛上的凯尔特人的丰富的民间传说时,我面临的困惑确是如何选择童话故事。”

童话书的好处在于语言简洁易懂,加上准确的翻译简直看起来丝毫不费神,不像看个历史或者神话光记名字就搭进去半条命了。再加上总体风格轻松,大部分结局圆满,在学习的间歇看一两篇很有恢复精神的功效...

书摘 | 卡蜜拉

正在进行一场长达一天两夜的火车旅行,于是把魔爪伸向了各种神奇的民间故事。

《卡蜜拉》是 爱尔兰恐怖小说作家乔瑟夫·托马斯·雪利登·拉·芬奴的作品(没错名字就是这么长)。讲述一个名叫卡蜜拉的女吸血鬼诱惑年轻女性的故事,是女吸血鬼主题的先驱,也是吸血鬼文化的经典作品之一,早于《德古拉》25年,被多次改编成电影。卡蜜拉是首个女同性恋吸血鬼,也是之后一切吸血鬼主题作品的原型人物。

这个故事并不长,情节也不复杂。而且由于翻译的原因,有些地方指代不够清楚,让我困惑了好一会儿。可能是因为现在大家基本上都看了不少吸血鬼故事,早就了解了对付他...

早安、午安与晚安

黑历史  
2013年 写的东西,那时候lo主还没高一(望天)。
现在再看当时的东西有以下感想。
哇我居然当时就开始搞GL了;
哇我都写过什么东西——
哇可是我现在可能还不如当时(哭泣)。

“弗洛伦斯,早安。”
我微笑着轻轻推开你房间的屋门。一切都是那么安静…我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清晨六点整。每次我的生活都是这么有规律,不像你一样随心所欲的自由。
“嗯,早餐已经好了。今天是假期,你可以多休息…我去看书了。”
我又轻轻的关上屋门,走出你的卧室,穿着深蓝色的睡衣走向阳台,拿出那本世界主义概述。
我知道你我同样主张和平与自由。在我对面的那张藤椅上,是一本《飞鸟集》你认为从前的那个书皮没有...

西幻向 | 异族恋人三十题

这里的异族一般指不同奇幻种族,如人类和人鱼。也有一部分题可适用于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都截然不同,通常也不相往来的民族,比如说西方人和东方人。没有指定性向。

题目是有前后的,大概也是比较适合一道道按顺序填的题?欢迎抱梗。

码这个题的原因是,嗯,Lo主最近被几个跨族CP萌得死去活来x


01. 远涉重洋,跨越山海

02. 一场邂逅改变彼此的命运 

03. 是好奇?是叛逆?还是某种情感的萌芽?

04. 尝试从未体验过的食物

05. 交换衣装扮作对方的样子

06. 因为传统习俗的差异,误会了他精心挑选的礼物

07....

WYN Shine Dion

等到末尾女声的时候彻底沦陷。

我不敢放开她的手。因为山谷太空。空得像支笛子,任风肆意打转撞出缥缈的回音。我紧紧抓着她,因为她和这里一样空。仿佛我一松手她便不在与世界有任何连接,就如此在山谷中飘散而去。

【医圣正史整理】12-13世纪的交集

伽大肋納:

不完全整理,欢迎补充
并没有按照时间顺序排序
*大部分来自马千先生《医院骑士团全史》
Haag的《The tragedy of the Templars》

一.12世纪初骑士团的职能与转型

关于圣殿骑士团的建立时间,目前普遍以提尔的威廉的说法为准,认为是1119年【但仍存疑】。而更准确的日期,据迈克尔·哈格考据认为是该年的圣诞节。圣殿骑士团建立初衷就是为了保护前往圣城朝圣途中的基督徒,因此其军事职能是非常明显的。在明谷修道院院长圣贝尔纳的支持下,圣殿骑士团于1129年在特鲁瓦会议上得到承认,这意味着他们可以接受来自各方的捐赠——包括地产、财富,甚至是捐赠者的...

一个博客目录

终于有置顶功能了,给自己的LOFTER做个目录啦!

这里是KYLOS或凯洛斯,但一般通称笛子。

此LOFTER用于写梗题、写原创西幻段子、记录书摘、卖中古民谣安利、存档九型人格MBTI以及其他性格测试资料。

Lo主笛子另有博客 @Flauta 发游戏截图;以及子博试图产粮。


【三十题系列】

中古民谣歌手与乐队的三十题:

中古西幻 | Blackmore's Night 三十题

中古西幻 | Secret Garden(神秘园)三十题

中古西幻 | Shine Dion 三十题

中古西幻 | Cecile Corbel...

“您如此虚无。”

年轻的女骑士半跪在石阶下。姿态谦卑,语言却像没了头盔掩饰的红发一样咄咄逼人,“您虔诚吗?您爱人吗?您真的信神吗,还是总在心怀不轨?”

高台上的大主教根本没回头看她。

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这么幸运。他们知道该知道的,然后在更可怕的真相面前闭上眼睛。如果他们发现自己所笃信的不过是一场幻象加上一次次精心策划的表演,该如何为继?

若说在黑暗之中,虚幻的光也是种慰藉的话。那谁又有权利要求连沉浸幻梦的资格都被剥夺者,去做到表里如一的虔诚。


“您如此虚无。”

主教女士因听到这句话而清醒。但仔细确定后发现却是身边人的一句梦呓。她读了读那个梦,那不过是些寻常画面的拼凑。...

“我们说知识是最神圣的恩惠之一,可谁又知道它是不是种可怕的诅咒呢?这把锋利的薄刃切开了黑暗之幕,斩断了滋养一切陈规陋习的腐烂根基。但也无情地肢解了神话、割裂了想象,撕破了一切美好之物曾覆盖的浪漫面纱。它以唯一的、确定的答案扼杀了无穷无尽的可能。

——就像你站在洁白的殿堂里,和从古至今站在那里的所有人一样起誓着海枯石烂和地久天长。但那个冷漠的声音向你警示:这不过是蛮荒时代遗留下的古老仪式,是一厢情愿的幻象;你们总会分离,若幸运便是因为背叛,若不幸便是因为死亡——而灵魂不是不灭的,天国也不是可期的。死亡就是死亡本身,那最后一道永远无法跨越的壁垒。”

一个相关

Eversleeping Xandria

Once I crossed seven rivers to find my love
我曾跋山涉水 找寻吾爱
And once, for seven years, I forgot my name
也曾经一度忘记自己的姓名
Well, if I have to I will die seven deaths just to lie
如果必须,我愿意用无数次死亡
In the arms of my ever sleeping aim
换取在你的臂弯里的一次长眠

I will rest my head side by side
我们将并肩长眠
To the one that stays in the night
在每一个为爱停留的夜晚
I will lose my breath in my last words of sorrow
在最后的悲痛中停止呼吸
And whatever comes will come soon
一切因果 如期来临
Dying I will pray to the moon
消失时我会向月亮祈祷
That there once will be a better tomorrow
那里的明天会更美好



迪尔德丽唱着挽歌:“美丽的男子,我的爱人,你如花般美好;我的爱人,正直刚强,是高贵谦逊的战士。美丽的男子,你有着蓝色的眼睛,你的妻子如此爱你;在我们幽会的地方,我听到了你清澈的声音,穿过爱尔兰的树林到达我耳边,让我心动。从此我再无心进食,再不会展露笑颜。今日,愿我不再心碎:因我马上也会进入坟墓。悲伤如巨浪般凶猛,而悲伤之人则比巨浪更为坚强。”
人们都围在英雄们的尸体旁,询问康诺特如何处置这些尸体。康诺特下令挖一个坑,把这三个兄弟的尸体并排放好。
迪尔德丽一直坐在坟墓边沿,不断让挖墓人把那个洞挖得再大,再宽些。当尸体被放入那个洞时,迪尔德丽说道:
“到这边来,纳斯,我的爱人
让爱登靠着艾伦躺下
如果死亡能够被感知
就为迪尔德丽腾出一个地方。”
挖墓人便听从她的吩咐,她随后跳进坟墓,死在了纳斯身边。
国王命人把迪尔德丽的尸体从坟墓里抬出来,埋到湖的另一边。于是迪尔德丽的墓便按照国王的意愿移走了。之后,迪尔德丽和纳斯的坟墓上分别长出一棵幼苗,两个幼苗越过湖面,连结到了一起。国王命人将这两棵幼苗斩断。就这样斩了两回,直到第三回,国王新娶的妻子劝他应该让死去的人安息,国王才停手。

——《凯尔特童话》 - 〔英〕瑟夫·雅各布斯



凯尔特民族文化综述

言叁:

参考及引用自池上正太的《凯尔特神话事典》。
之前在一个历史同好群做的小讲座,现在发出来权作科普


历史与社会部分
早在尚未受到基督教式价值观席卷以前, 居住在欧洲的是一群相信岁月悠悠的人们.
他们为战斗而活、高声诵唱心中的感动、热爱酒与美食、乐意为名誉与勇气付出性命——从另一方面,这群人却也拥有极高的精神高度, 足使他们深信语言的价值,并且从深邃森林中发现神与灵.
古罗马人将他们这种将原始生命力赤裸裸袒露在外的生活贬为蛮族. 当时这蛮族, 亦即时称凯尔特的民族过着何等生活、信仰何等神袛, 难以窥知.今日将欧洲原住民统称为凯尔特人, 古希腊罗马人却是视所在地区而对这些族群有各种不...

发个恶搞图
【当我创造Fiona的时候】
把OC捏的得太攻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安利个功能比较全的取英文名网站

虽然我不经常构思原创西幻人物,但偶尔想一个还是挺有趣的一件事。不过每次给他们起个什么名就令人困惑。像很多热爱西幻的作者一样,我希望我的角色的名称尽可能“西方”,最方便的方法就是从现有的各种欧美语言里选。那么问题来了!我既不想管他们叫Anna&Luis,又没有足够强大的语言学功底。于是开始的时候我还能绞尽脑汁地想,各种调用自己的英语和西班牙语基础;最后就成功变成了——调用中文基础,拼几个译名常用字进行自我创作胡编乱造x。

自我创作的结果显然不够好。首先这样编的结果就是很可能根本不符合这些语言的发音规律,读起来拗口,一不小心还有变成“安洁莉娜·樱雪羽晗灵·血丽...

高原叙事曲

算是个原创世界观下的原创故事

给这个前置设定填的坑


Ⅰ.

在“知识”与“经验”之间,隔着不止一堵名为“实践”的高墙——对这一亘古不变的定理,Mishera既深切“知晓”,又不止一次地亲身“体验”过。过往的经历告诉她,她长于前一项而弱于后者;以魔法去阅读世界这本敞开的巨著比起亲身翻越高山河谷是更全面也更安全的方式。毕竟,那些残缺的感觉远不如与她形影不离的元素可信。

但这次是个例外。这位平时几乎足不出户的元素师坐在骑士的马背上,穿越繁华的海岸和王国中心的腹地一路向西北方的高原前去。

那是Fiona,她的骑士Fiona的故乡。每次提到格兰德高地时,Fiona的言语混杂着惋惜、思念和某种...

书摘 | 耶路撒冷三千年-序言

耶路撒冷是万城之中最声名显赫的城市,但是,她也有不尽如人意之处。所以有人说,耶路撒冷是“一个爬满蝎子的耀眼金杯”。

——穆卡达西《包括巴勒斯坦的叙利亚纪实》


现场给大家演示:一个半小时只看完序言是怎样一种体验。

这种政史类的果然真要做好被屏蔽的准备——

约2.6k字 请走简书

https://www.jianshu.com/p/2ac13d8e3a50


书摘 | 人要不死,又将如何:爱欲、永生、死亡的哲学追问

不管他人的意志与行动多么坚强伟大,多么辉煌耀眼,你也同样能够拥有那样的意志与行动。因为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利用取之不尽的岁月来培养、造就那样的伟大意志,做出那样伟大的作为。这意味着,一切创造,都是可重复的。于是,不仅没有真正的开始和终结,而且也没有真正的伟大,因为一切伟大一旦成为人人可为的事业,它也就不再伟大。

没有开始与终结,则意味着没有时间与历史,因为时间和历史既要有起源性的开始,也要有超越性的终结。


人要不死,他的每次开始,都是徒劳的,都不是真正的开始,因为他能够且必定不断重复。他有无限岁月,不像我们会死之人只有一个人生,而是有无数个人生,只要他愿意,他就可以重来...

码一个原创的女性人设

不告诉你是为了给我女神捏个cp,不然我在原作里都看不见她谈恋爱。


预警:

自己脑的架空奇幻世界观,不负责任胡编乱造;

关于骑士和骑士团什么的纯属胡诌,一点没有考据千万别被我误导了(我只看过一点《十字军骑士》这个波兰的历史小说还有点《堂吉诃德》什么的……啃历史的漫漫长路路一步还没迈呢。顺便最近在看《西欧戏剧史》有没有人约啊);

会掺杂一部分日系奇幻RPG风(谁让我最开始是想给来自日式RPG的女神捏CP呢)。


人设:

Fiona来自大陆西方的格兰德高地。在这个国家其它地区的人们看来,那是片有些蛮荒却又神秘到令人神往的地方。那里高大的骑士们一头火红的卷发,从不使用魔法,却能用长矛...

Songbook 1 Cecile Corbel

考完期末了终于把LOFTER装回来!总想发点什么于是发首歌好了。

I  am  a  young  maiden,my  story  is  sad
我是个年轻的姑娘,有着悲伤的过往
For  once  I  was  carefree  and  in  love  with  a  lad
曾经我无忧无虑,深爱着一个青年
He  courted  me  sweetly,by  night  and  by  day
他对我温柔相待,从夜晚到白昼
But  now  he  has  left  me  and  gone  far  away
但现在他已离去,去往遥远的地方

Blackbird是一首悲伤的歌,但Cecile或许能让所有的伤感变为轻灵。(如果想听真的伤感的版本可以去搜Silly Wizard的版本…虽然主人公变成了男性但感觉更难受了。)
我想推荐这首最重要的原因其实是夏天听它无比清凉。

 “后来所有的战火都熄灭了。阴影从满目疮痍的大地上褪去,人们也从悲伤与恐惧中渐渐解脱。圣都中的孩子们又开始在市集上好奇地张望,藏在树上玩起躲猫猫的游戏。法格特城的人民议会因为惨重的死伤而无法如期举行,但他们轻快悠扬的小调还会伴着海风吹来。”


 “他走过很多地方,看到的不再只有自由还有沉重。不再只有欢笑却还有其背后如影随形的苦难。城镇村落中的人们向他轻轻鞠躬行礼,然后训斥两句不懂礼节的孩子们,告诉他们这是怎样一位圣者、一位英雄,他们眨着好奇又不明所以的眼睛吻他的手。”


“而后一切传说追着他的脚步愈演愈烈。他们谈起来他走过的地方。说那里大地的所有伤痕都会愈合,即使是浸透...

逝者让思念化作飞鸟,钻地而出,传达给生者。


好久没看《科幻世界》了。高三读到K.M.Ferebee的《地下恋曲》,温暖而伤感的奇幻故事,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每只鸟的心脏上都有几句符文,每片破土而出的羽毛都是对遗忘的对抗。

可他最后还是彻底消逝了。

而所幸她遇到了新的人,那人眼睛蓝的像八月的晴空。于是在一段往事告结之后,鸟儿们纷纷枯萎。而生命又再度完整。

Namárië Narsilion

一个搬运。
网易云上没有这首歌的配词(网易云还一开始把它和另一首海妖的歌搞混了)…这真的太遗憾了,歌词特别美。
然后就搬了一下虾米上的词。这首是西语和昆雅语写成的。(在我这个半吊子西语学习者看起来)译者翻得真的很棒很恰当!

《Namárië: El Llanto De Galadriel》歌词:
Namarie (El Llanto de Galadriel)(西语)
诀别(凯兰崔尔挽歌)
(翻译:Vemor)

Narra el viento,
danzando en sus sueños,
en las tierras
de la soledad.
寂寥之地
梦境中起舞
风在讲述

La leyenda
brilla en sus ojos,
reina eterna...
en las noches de cristal...
那传说
在眼里生辉
不朽的国度...
在水晶般的夜里...

Magia eterna,
dueña del silencio,
tras el llanto
de la eternidad...
永恒的魔法
静默之主
在永恒的悲泣之后...

La leyenda
brilla en sus ojos,
reina eterna...
en las noches de cristal...
那传说
在眼里生辉
不朽的国度...
在水晶般的夜里...

Laurië lantar lassi súrinen
(Como el oro caen las hojas en el viento)
yéni únótimë ve rámar aldaron!
(e innumerables como las alas de los árboles son los años!)
(昆雅语)
金叶随风而落
岁月如树木的无数羽翼

En sus manos
yacen los recuerdos...
prisoneros
de su corazón...
双手之间
回忆静卧...
内心的囚徒...

La leyenda
brilla en sus ojos,
reina eterna...
en las noches de cristal...
那传说
在眼里生辉
不朽的国度...
在水晶般的夜里...

看了一眼乐队的Tag下面居然就我一个人…于是从百科上搬下来一个简介(。Narsilion了解一下?

来自西班牙的Narsilion乐队有个大气超脱的译名-日月颂歌。乐队对"Narsilion"的解释是"A Song for the Creation of Sun and Moon"。
作为一支功力深厚、经验丰富且颇具想象力的乐队,Narsilion更深入的挖掘中世纪题材,把他们的中世纪情节发挥到极致,甚至连乐队名和歌词都由传说中的高级精灵语言Quenya[昆雅语]写就。其音乐中所呈现的一派隐秘中土风情气氛营造生动饱满,浑然天成,仿佛月映黑森林的缱绻温柔,让听众无不沉醉于Narsilion满目湛蓝交映的魔幻世界之中。

© KYL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