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ow Your Land Of Secrets

想当音乐博主的脑洞写手
ENTP&绝对中立

沉迷中古民谣无法自拔
每日奇谈怪论
特长是胡思乱想而特短是产粮

男神安灼拉 女神麦雪拉
在圣德尼街种玫瑰
名字刻在卡伊洛斯的风车上

晒出听歌排行并强烈表达想找同好的愿望.jpg

织梦人即创世者

他们说他离开了,她归去了,她长眠在冬至的大雪中,然后他又溶在了赤红的夕阳里。

可我默念着,或许不是。在我曾经编织的那些虚幻记忆里,他们或者她们,曾经成为广场中央高大的雕像,也化身过贵族宫殿里歌唱的金鸟;是东方集市上金发碧眼的异乡人,也是远古部族里点亮明灯的预言者。或者,美丽新世界里清醒的叛徒,黑暗旧古国中孤独的传火人。那些故事绵延不绝,又变幻莫测。我看到那些人在狂风肆虐的山石上刻下誓言,又走向世界尽头的大海与人鱼为伴;在黎明降临前的最后长夜里走向辉煌的毁灭,却在战火燃烧后皲裂的黑色大地上又一次神迹般地重生。我听到他三千次开口起誓,她几百年如一祈祷。我拨动这命运之轮旋转不息,于是在这梦里一望无...

下小雨。

约十年前我格外喜欢班得瑞的After the Rain,并且总是在它与一个游戏里的魔女进行联想——它们同样纯洁亦同样令人伤感。

“我是如此喜欢这一角色,以至于当我看到原作里有滴水时,就希望把它延展成河。而我的渴望又随着这种延展愈发无穷无尽——我甚至奢望能用推理和想象,来为她铺展出一片大海。”

Once In A Red Moon Secret Garden

我无比渴望自己的文字能像这首《忆游红月》。

在深沉中积蓄,又在高潮之后回归。凝重却不阴郁的深情,宏大而不凄凉的悲怆。提琴声中是寂静的波澜和深邃的剧变。

如同故事早已成为历史,只有月色亘古如一地映照在荒凉的遗迹之上。她见证一切,但又忘记一切,只是日复一日地在深渊般浓黑的天空上投来棕红色的凝视——自创世之初,到末日之前。

“你明知这件事是种背德,却仍然心存侥幸。即使你能做到坦荡地张扬,历史的书吏官们却仍会选择‘为尊者讳’。这终是一段无人记录的爱情,因为这里只允许有‘我’却禁绝了‘我们’。试想千百年后,你的名字和她的名字,在厚重的事典中各自流映着淡金的光辉。而你们之间的牵连,那些曾无比真实历历在目的激烈言辞、海潮拍岸般的进退纠缠,狂热与安宁、静默和冲动,全部被掩埋抹去。他们只知道你与她皆纯净之至,如同掩埋土地上深红刻痕的大雪*。后人只能读到金子融于落日般灿烂传奇的一生,却不知每笔辉煌的金粉背后,磨碎的正是两人交织难分的命运。”


*地上的深红刻痕来源于《红字》,美丽的海丝特·白兰与德高望重...

La Fiancée Cecile Corbel

Et quand parfois

有时

Ca tourne mal

这个故事变的不美好

Je demande de de l'aide à la fille du miroir

我会请求镜中的女孩的援助


La Fiancée这张专辑个人觉得是Cecile最偏向黑暗风格的一张。除去两首单独成专辑的Jardin Secret和Entendenz-vous,其余歌曲都在唱凌乱的雪(Neige)、孤独的水手(Les passagers du vent)、失去丈夫的未婚妻(La fiancée),一反清甜轻快的风格,变成了灵动剔透的浓黑色,让人想起紫色的珍珠、金杯中圆润的葡萄和泛着柔光的黑玛瑙——


Elle dit

她说

C'est un grain de sable

这是一粒沙

Une goutte de pluie

一滴雨水

Comme une étincelle

却像一点星火

Un feu qui brûle à l'infini

一团永远燃烧的火焰

L'amour c'est ce qu'elle dit

爱情就如她说的那般

Un feu qui brûle à l'infini

一团永恒不灭的火焰

Brûle à l'infini

永远燃烧


对爱情和火焰的比喻让我想起同样华丽的Blackmore's Night-Gilded Cage。同样是孤单女孩儿的夜半独白,这首是对逝去爱情的追念,Gilded Cage则是金丝雀祈祷着拯救自己的命定之人。镜中花饰繁丽,笼内金银交错,光影映在蕾丝锦缎和白到脆薄的皮肤上。

她们都在唱爱情。

可在祈求爱情的时候,她念着“火焰在远方燃尽,余烬都渐渐变冷”;

在爱情去之后,她却又唱“这是团不灭的火焰,永远燃烧”。




Autumn Sky Blackmore's Night

The moon must be an angel

月亮必是位天使

Her halo surely heaven sent

从天国晕开银色的神光

Watching from above

俯瞰此情此景时

Should the bells forget to ring

巨钟会忘了鸣奏吗?

And we but lonely travelers

我们只是孤独的旅者

Following a ray of light

追随光线漂泊而行

All become the same

却在唱起歌谣的刹那

When we begin to sing

发现同类就在身畔


在又一个为了不确定的未来而纠结的夜晚突然想起这首Sake of the Song——依旧是我的入坑本命Blackmore's Night,和这张Autumn Sky里异国风情满满的鼓点。

“以歌的名义”——这是一首旅歌。适合唱在每一首旅途上,唱给每一位在路上的人。或许踏上旅程的原因千奇百怪,但在一首歌面前,千百种缘由都化而为一。


Could you ever fly without the fear of falling

为了不再坠落,是否该放弃飞翔?

Does the Nightbird cease just because its dawn

如果黎明不复,夜莺会不会停止歌唱?

Could a candle burn with any less resilience

若烛泪即将流尽,火苗还能纵情燃烧吗?

Should we never love for the fear that it may fade

害怕着爱的凋零,我们该选择永远孤独吗?


为何要有如此多的顾虑呢?他们唱到。还是简单些吧,纯粹些吧。我们该选择哪条岔路?不必反复权衡,顺从本心吧。毕竟旅程的动机原本就是那么单纯,仅仅是For the sake of the song,为了唱完这首自由的歌。

谈起对旅程、生命和歌的比喻,我还会想起Secret Garden的Swan,女高音高挑流畅的声线唱出那句尾音——这句话曾写在我的铅笔盒里,课桌上,贴成纸片挂在高考倒计时的黑板报里。

We have more than one song to sing before we die.

生命是首歌啊。愿我也能记住,除了唱着歌词谱着和弦以外,其他一切的一切,都不该是生命本身的目的。




“在他们的字典中,‘做梦’的含义就是‘回家’。”


暮色隐去,曙光降临。
我踏过灰蓝的牧场,却留下闪着金光的足迹。
那是他,冰冷的身体栖居于狭长的木船,然后顺着河流漂入被夕照染成紫红的大海。我注视着这最后的旅程,却看到在那个小船融入天际之时,灰蓝蜕于纯白,紫红归于金黄。
他们在那孤魂游荡的荒原上洒上种子,随后裂土中钻出麦田,温暖的香气盖过了阴湿的死亡。

——在酝酿歌词脑洞新计划的时候
试了试
夜愿的 Turn Loose the Mermaids

神秘园 Gates Of Dawn
连着听
感觉灵魂都升华了

书摘 | 耶路撒冷三千年-正文

“最后,所有的光线将照耀在耶路撒冷最优美最神秘的建筑物上——沐浴在日光之中,散发出夺目的光彩,它也因此博得“金色”的美名。但是金门仍将紧锁,直到末日来临。”


花了几乎一个暑假和一个十一假期终于断断续续地看完了这本六百多页的厚书,最开始读的原因很佛系,是因为社区图书馆里自习的时候它在我手边书架上。谈一下我的总体感受:身为比较小白的历史爱好者,读起来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这本书近几年挺流行的,被很多博主或者书单推荐。但我认为它适合更有基础,对世界史、中东地区史和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都有一定了解的人去阅读。书中会出现海量的人名地名,记忆起来很困难。再加上广受诟病的翻译将阅读难度增大了许多,导...

我仔细端详着这水晶杯子。它浓紫色的闪光华贵却浮夸,就想送我这杯子的那个蹩脚诗人,穿着毛了边儿的衣服却戴一顶金线镶边的帽子。

这样艳俗的杯子装满无色的药水的时候,简直是喧宾夺主。

树汁鳞片和夜猫的眼睛不会有错,我相信自己的知识与逻辑,愿意成为我自己的第一个试验品。药液没入喉咙,如水一样。什么味道也没有,滑进食道时甚至没有一瓶药物该有的粘稠。

现在我可以最后享受一晚上柔软的床铺了。当明日的曙光降临时,我也会像这杯药水一样。形体将不复存在,衣食更不可能再是必需品;我会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再不可能有人了解我的心绪、探听我的秘密。但风却可以穿过我。

我渴望已久。我的身体我的容颜甚至情态与语言——...

Cecile Corbel  Entendez-vous MV的自截自调GIF。B站av5146251。

是真的太美了——色彩斑斓的面纱,沉入水中的人偶,沾满金粉的手掌,旷野上的红衣。


——“这是一段历史,从一个梦境中逃离;一个单纯的谎言,又或是一段现实。”

——“他们听天上传来这首歌,就像一首交响乐。是始终关闭的吗?朝着天堂的那道大门。”



在LOFTER上写东西的感觉就是,我把生活这张写满字的纸撕成十份,然后塞其中一片进漂流瓶,扔到海里。

永眠

*试一个常见梗


十年。法格特的魔晶石又发现了新的品种。在它镶嵌后,能防护原有护盾两倍的魔力攻击,比我曾经给你们附魔的能力超出很多。最先受到恩惠的当然晶石研究所新来的骑士们。他们将附魔后的圆盾擦得发亮,可盾上并不是之前熟悉的蔷薇勋章。


三十一年。素来干旱的格兰德高地上难得地下雪了。富有经验的老人认为这是欠收的凶兆,可孩子们不管,一个个地团着雪球互相打闹直到双手也冻成头发一样的橘红。

格兰德不常下雪,温暖的法格特也一样。而在阴暗潮湿的王都,四季天气都被专门的天仪师按照历法严格掌控。冰雪的魔法是非正统的学派,只能潜伏在暗处不被人提起。因此,身边这幅场景让我想起的唯一地方便是终末之川。那...

西幻向 | 三十件线索物品

复健找感觉写的三十题,写了三十个有意思的小物品。觉得要是脑洞大起来了每件物品都可以成为线索展开一个故事哈~

可能有点偏童话风了。


01. 能映出来者内心欲望的魔镜

02. 封印着每个人最深秘密的水晶

03. 传说中一同刻上名字便不会分离的爱之礁石

04. 藏着密道的刺绣挂毯

05. 有隐蔽夹层的精美首饰盒

06. 能呼唤鱼儿的海螺号角

07. 妖精们恶作剧用的染发色素*

08. 使人瞬间看穿宝石品质的鉴定眼镜

09. 只用画上一笔便会造出真正道路的神奇地图

10. 给所...

Journey Into Space Terry Oldfield

记一次为期几天的杭州与宁波之行+GRE考试。

风景很美,考试结果也还算正常。几天的时间里我没有空闲去开开脑洞放空自己,连轴转地思考着考试、开学、未来规划等一系列现实问题。我的头脑被如何背单词、怎么找到一个导师带我科研、如何再瘦一点漂亮一点以及怎么才能申请到排名考前的美国研究生塞的一点缝隙都没有。

后果就是在剁手买了几件化妆护肤品之后我感到无比的空虚,还差点在回学校的火车上把刚刚吃的美味全吐出来。

从此我明白,我永远不可能像九型人格里的典型七号一样仅仅通过纯粹的物质生活获得满足。我承认,少看些无用之书,少想些有的没的能让我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学习、工作、理财挣钱这种正事上来,让经济利益最大化。但代价是我会焦虑和空虚,我无法安定下来,找不到任何角落休息。我被剥夺了想象,让人神往的旋律从耳机里流过去,然后引发不了任何新鲜的想法;风景在我眼前晃,它们只是风景了,而不像之前一样是被我丰富的联想加上音乐配上文辞的活电影。我开始渴望看书,开始怀念我编造出来的那些故事,甚至觉得来些感兴趣的话题资料让我分析分析也好。

我终于了解了自己。物质丰裕能让我愉悦,但却提供不了真正的满足。我也没有道理为了更丰富的物质牺牲掉我的想象,把自己变成平庸无趣没有创造力的一员——那是我的精神国度,在那些无边无际的想法中,我得以自由。

最后,感谢这首安宁的歌让我恢复——

shadow dancer will you walk with me tonight
今夜影子舞者将与我同行
while my body lies so peaceful
当我将身体静躺
we could walk a million miles before the day breaks
在破晓前,我们将穿越百万英里
while the world is deeply sleeping
当全世界正在沉睡

shadow dancer will you walk with me tonight
今夜影子舞者将与我同行
in a dream we will awaken
我们将在梦中苏醒
we could walk a million miles before the day breaks
在破晓前,我们将穿越百万英里
while the world is deeply sleeping
当全世界正在沉睡

影子舞者啊,我鲜活的想象,我琐碎却真实的灵感和我跳跃的生命力之源。
切勿离我而去,今夜请与我同行。

一张搬运自果壳的图。
码一下并表示萌新瑟瑟发抖……

授权转载 | MBTI与霍格沃茨四大学院的关联性

Lo主最近刚补了一部分HP,身为一只ENTP成功被测试分进拉文克劳x。这时想起来之前看过MBTI与学院关联的图表,于是,搬过来大家一起看嘛。


授权转载,分析来自于知乎专栏MBTI Database,作者麦扣瑞恩普里查德。原始数据来自tumblr用户eilamona

霍格沃茨四大学院出自《哈利波特》系列。以价值观念、所作决定的动机为划分标准分为四种类型。

Gryffindor——格兰芬多

Hufflepuff——赫奇帕奇

Ravenclaw——拉文克劳

Slytherin——斯莱特林


关于学院的描述材料

HP学院归属的测试连接(英文)


倾向与关联:

  • Ti...

或许对角色的喜爱程度和愿意投入的心血是成正比的。对真正喜欢的人,有一百种方法搜索资料、一千种假设使她多样、一万次努力使她完整。

可能我所有的OOC都是热爱不够。

还有,我站在一人圈。它的弊端就是收不到其他同好的反馈。我分析中的人是否贴合原著?他人眼中的角色又是什么样?最后,我喜欢的是角色本人,还是我附加的一系列意义,“一个被二次创造出的幻影”?我无从得知,只能沿着自己的想法一条路走下去。这种时候我觉得自己才是那个看不见的人。

书摘 | 凯尔特童话

《凯尔特童话》是英国人类学者约瑟夫·雅各布斯通过收集、翻译整理和重新加工编写成的童话故事集。作者同样也编有更有名的《英国童话》。但评论者们认为,《凯尔特童话》在风格上更加华丽。或许这是归功于他们丰富生动的想象。作者在序言中也坦言,“去年,在为孩子们编纂《英国童话故事》时,我面临的困惑是如何收集童话故事。这回,在给他们选英伦三岛上的凯尔特人的丰富的民间传说时,我面临的困惑确是如何选择童话故事。”

童话书的好处在于语言简洁易懂,加上准确的翻译简直看起来丝毫不费神,不像看个历史或者神话光记名字就搭进去半条命了。再加上总体风格轻松,大部分结局圆满,在学习的间歇看一两篇很有恢复精神的功效...

书摘 | 卡蜜拉

正在进行一场长达一天两夜的火车旅行,于是把魔爪伸向了各种神奇的民间故事。

《卡蜜拉》是 爱尔兰恐怖小说作家乔瑟夫·托马斯·雪利登·拉·芬奴的作品(没错名字就是这么长)。讲述一个名叫卡蜜拉的女吸血鬼诱惑年轻女性的故事,是女吸血鬼主题的先驱,也是吸血鬼文化的经典作品之一,早于《德古拉》25年,被多次改编成电影。卡蜜拉是首个女同性恋吸血鬼,也是之后一切吸血鬼主题作品的原型人物。

这个故事并不长,情节也不复杂。而且由于翻译的原因,有些地方指代不够清楚,让我困惑了好一会儿。可能是因为现在大家基本上都看了不少吸血鬼故事,早就了解了对付他...

早安、午安与晚安

黑历史  
2013年 写的东西,那时候lo主还没高一(望天)。
现在再看当时的东西有以下感想。
哇我居然当时就开始搞GL了;
哇我都写过什么东西——
哇可是我现在可能还不如当时(哭泣)。

“弗洛伦斯,早安。”
我微笑着轻轻推开你房间的屋门。一切都是那么安静…我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清晨六点整。每次我的生活都是这么有规律,不像你一样随心所欲的自由。
“嗯,早餐已经好了。今天是假期,你可以多休息…我去看书了。”
我又轻轻的关上屋门,走出你的卧室,穿着深蓝色的睡衣走向阳台,拿出那本世界主义概述。
我知道你我同样主张和平与自由。在我对面的那张藤椅上,是一本《飞鸟集》你认为从前的那个书皮没有...

西幻向 | 异族恋人三十题

这里的异族一般指不同奇幻种族,如人类和人鱼。也有一部分题可适用于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都截然不同,通常也不相往来的民族,比如说西方人和东方人。没有指定性向。

题目是有前后的,大概也是比较适合一道道按顺序填的题?欢迎抱梗。

码这个题的原因是,嗯,Lo主最近被几个跨族CP萌得死去活来x


01. 远涉重洋,跨越山海

02. 一场邂逅改变彼此的命运 

03. 是好奇?是叛逆?还是某种情感的萌芽?

04. 尝试从未体验过的食物

05. 交换衣装扮作对方的样子

06. 因为传统习俗的差异,误会了他精心挑选的礼物

07....

WYN Shine Dion

等到末尾女声的时候彻底沦陷。

我不敢放开她的手。因为山谷太空。空得像支笛子,任风肆意打转撞出缥缈的回音。我紧紧抓着她,因为她和这里一样空。仿佛我一松手她便不在与世界有任何连接,就如此在山谷中飘散而去。

【医圣正史整理】12-13世纪的交集

伽大肋納:

不完全整理,欢迎补充
并没有按照时间顺序排序
*大部分来自马千先生《医院骑士团全史》
Haag的《The tragedy of the Templars》

一.12世纪初骑士团的职能与转型

关于圣殿骑士团的建立时间,目前普遍以提尔的威廉的说法为准,认为是1119年【但仍存疑】。而更准确的日期,据迈克尔·哈格考据认为是该年的圣诞节。圣殿骑士团建立初衷就是为了保护前往圣城朝圣途中的基督徒,因此其军事职能是非常明显的。在明谷修道院院长圣贝尔纳的支持下,圣殿骑士团于1129年在特鲁瓦会议上得到承认,这意味着他们可以接受来自各方的捐赠——包括地产、财富,甚至是捐赠者的...

一个博客目录

这里是KYLOS或凯洛斯,但l一般被称呼为“笛子”。

此LOFTER主要用于:

  • 写梗题

  • 卖中古民谣安利

  • 写原创西幻段子

  • 记录书摘

  • 存档MBTI、九型人格以及其他性格测试资料

另有主页 @Flauta ,内容主要是游戏截图、PS小作、戒网瘾日常;以及记录生活和发表观点的子博 @la Partida de Colin. 。

【三十题系列】

中古民谣歌手与乐队的三十题:

中古西幻 | Blackmore's Night 三十题

中古西幻 | Secret Garden(神秘园)三十题

中古西幻 ...

“您如此虚无。”

年轻的女骑士半跪在石阶下。姿态谦卑,语言却像没了头盔掩饰的红发一样咄咄逼人,“您虔诚吗?您爱人吗?您真的信神吗,还是总在心怀不轨?”

高台上的大主教根本没回头看她。

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这么幸运。他们知道该知道的,然后在更可怕的真相面前闭上眼睛。如果他们发现自己所笃信的不过是一场幻象加上一次次精心策划的表演,该如何为继?

若说在黑暗之中,虚幻的光也是种慰藉的话。那谁又有权利要求连沉浸幻梦的资格都被剥夺者,去做到表里如一的虔诚。


“您如此虚无。”

主教女士因听到这句话而清醒。但仔细确定后发现却是身边人的一句梦呓。她读了读那个梦,那不过是些寻常画面的拼凑。...

“我们说知识是最神圣的恩惠之一,可谁又知道它是不是种可怕的诅咒呢?这把锋利的薄刃切开了黑暗之幕,斩断了滋养一切陈规陋习的腐烂根基。但也无情地肢解了神话、割裂了想象,撕破了一切美好之物曾覆盖的浪漫面纱。它以唯一的、确定的答案扼杀了无穷无尽的可能。

——就像你站在洁白的殿堂里,和从古至今站在那里的所有人一样起誓着海枯石烂和地久天长。但那个冷漠的声音向你警示:这不过是蛮荒时代遗留下的古老仪式,是一厢情愿的幻象;你们总会分离,若幸运便是因为背叛,若不幸便是因为死亡——而灵魂不是不灭的,天国也不是可期的。死亡就是死亡本身,那最后一道永远无法跨越的壁垒。”

一个相关

凯尔特民族文化综述

言叁:

参考及引用自池上正太的《凯尔特神话事典》。
之前在一个历史同好群做的小讲座,现在发出来权作科普


历史与社会部分
早在尚未受到基督教式价值观席卷以前, 居住在欧洲的是一群相信岁月悠悠的人们.
他们为战斗而活、高声诵唱心中的感动、热爱酒与美食、乐意为名誉与勇气付出性命——从另一方面,这群人却也拥有极高的精神高度, 足使他们深信语言的价值,并且从深邃森林中发现神与灵.
古罗马人将他们这种将原始生命力赤裸裸袒露在外的生活贬为蛮族. 当时这蛮族, 亦即时称凯尔特的民族过着何等生活、信仰何等神袛, 难以窥知.今日将欧洲原住民统称为凯尔特人, 古希腊罗马人却是视所在地区而对这些族群有各种不...

© KYLOS. | Powered by LOFTER